君未念

大概是死在手游的咸鱼
沉迷梦100,ichu,18パズル
坑是什么【死目】

赏花人

*灵感来自太阳阶梯太太的mmd赏花人的设定
*一把刀只有一个付丧神,也就是说如果这个本丸没有那么肯定在对面
*沿用mmd的剧情……感觉这是mmd的文字版
*视频请走b站av4230040
*文笔渣跪着说我就是脑洞被打开了忍不住写你们看看就好
*BGM  花見る人

“三日月,你的眼睛里为什么有月亮呢?”小小的鹤抬头看着比他高出很多的三日月。
“不好看吗?”三日月笑着问他。
“很漂亮。”低头思考了一会,鹤丸这么回答。
三日月只是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上一次见到三日月到底是多久之前的事了?”鹤丸这么问着自己。
来到这个本丸的时候自己是有些惊讶的,意外的见到不少熟悉的人。
可是这其中,没有三日月宗近的存在...

【语c群宣】 Turbulence.

【Turbulence.引】

[你。仍然在審神者的本丸內過著枯燥無味的生活嗎。]
身著華麗禮服的少年這樣說著。
[啊呀。您問我是誰嗎。]
俏皮的卷了卷金髮,少年合眸。手撫上肩微微欠身。
[恕我失禮。那麼重新介紹。我是。這個世界的管理者。]
——welcome to turbulence.化身刀劍付喪神的大人們。

——————————
  
【Turbulence.他们】
 
如你所見。
輕晃著手中斟有紅酒的玻璃高腳杯,微抿唇瓣勾出完美笑容。徐徐抬眸白色纖長睫羽之下鎏金色眼眸彷彿將你吸入深淵。
龍可是十分厭惡束縛的生物。哈哈。嚇到了嗎。
髮絲間隱約露出如魚鰭般的雙耳輕抖。
 ...

【刀剑乱舞】circus

脑洞来自b站那个手书
手书主刀我主审
玻璃渣慎入
个人理解,不喜请戳右上角
感觉有哪里不对_(:з」∠)_
结局扯淡
以上↑











“终于打倒了历史修正者,一切都结束了。”一期看着审神者,这么说着。
“是呢,都结束了……”审神者有些欲言又止,察觉到一期带着一些疑惑的目光,对他说:“现世有人想让我带着你们回去,可我不想这样做。”
“为何如此说?”
“离开这里,你们就不再属于我,我就没有办法保护好你们。”停顿了一下,又道:“你们不知道,现世有多么黑暗和残忍。”
“甚至,你们会变成一种‘玩赏物’,即使这样,还是要去吗?”
“没事的,主上,也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一期这样安慰着他,于是审神者没再说什么,只是...

【刀剑乱舞】三行情书

每个人都有

我觉得这不像三行情书

感觉自己没吃药

————————————————————

三日月宗近
在我的眼中
除了弯月
还有你在

小狐丸
主上
太阳雨后铺下的彩虹的时候
可是狐狸娶亲的时候呐

石切丸
作为神刀
我可以只为你一人
祛除所有伤痛

岩融
我不是个温柔的人
但我可以将所有的温柔
都给予一人

今剑
喜欢就是喜欢
没有理由
也不需要

笑面青江
小黄书给你
我也给你
你要不要?

鸣狐
……
我的声音
只给你听

一期一振
我承认
我来这里
是因为有你

鲶尾藤四郎
虽然忘记很多
不过
现在已经拥有了更多

骨喰藤四郎
记忆残缺不全
没关系
有你在...

【刀剑乱舞】梦醒

玻璃渣,玻璃渣,玻璃渣【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写完自己都被虐了一下

关于婶婶回到现世的事

都能接受那么往下走_(:з」∠)_

【头……好疼】

我这是在那哪里?

对了……这里是我生活的地方……

“感觉好像睡了很久一样……”

这时有个人闯了进来。

“哥你终于醒了啊?不是说好要去博物馆的吗怎么起的比我还晚。”

嗯?看着弟弟一脸兴奋的样子回想了一下,好像是答应今天一起去博物馆参观来着。

“你等会,我收拾一下就来。”

总觉得似乎忘记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呢?

“呦,修,你又带着你弟弟出来了啊?”一出门就看见某人欠揍的脸。

“我今天心情有些...

【刀剑乱舞全员向】大家都是有故事的人_(:з」∠)_(3)

玻璃渣出没慎入【大概】【其实我觉得这发并没有什么】

题目和内容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反正历史梗【历史玩不了的我就写故事了_(:з」∠)_】

快把捏他都翻烂的我

我不知道会不会一路虐下去【撒糖是没可能的我试过然而做不到】

这是第三弹(๑•̀ㅂ•́)و✧

能接受请往下看_(:з」∠)_

长曾祢虎彻

“我啊,就算是赝作,也曾浴血而战。”

“不过后来,使用我的人却不在了。”

“然后来到这里,见到虎彻的真品,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说到底,赝品只能作为赝品被埋没。”

蜂须贺虎彻

“作为虎彻家的真品,我真的很讨厌和赝品混为一谈。”

“浦岛是我的...

【刀剑乱舞全员向】大家都是有故事的人_(:з」∠)_(2)

玻璃渣出没慎入

题目和内容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反正历史梗

快把捏他都翻烂的我

我不知道会不会一路虐下去

这是第二弹(๑•̀ㅂ•́)و✧

能接受请往下看_(:з」∠)_











鹤丸国永

“嗯……我算是颠沛流离的那种吧……”

“霜月骚动之后安达氏被灭,我同主人一起待在坟墓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被我的仇人从墓穴里挖出,在这之前我就辗转诸家,一直没有归处。”

“后来我去过神社,去过皇家,却始终四处流离。”

“现在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处,也算是值得庆幸的事吧?”


太郎太刀

“关于原主人的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了。”

“或许是远离现世的岁月太长久,以至于都遗忘了吧……”

“偶尔也会试着回想这些事情,却仍是一片模糊。”

“次...

【刀剑乱舞全员向】大家都是有故事的人_(:з」∠)_

玻璃渣出没慎入

题目和内容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反正历史梗

快把捏他都翻烂的我

我不知道会不会一路虐下去

能接受请往下看_(:з」∠)_











三日月宗近

“大概所有人都觉得我很幸运。”

“大阪城的那场大火,我在远处看着,我的兄弟,我的同伴,都在那里。”

“后来明历大火,我最早被带出城,又逃过一劫。”

“当初幸运的人却没能继续幸运下去。”

“这两次奇迹一般的生还,一次让我失去兄弟,一次让我失去同伴。”

“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

“我是如此痛恨这种幸运,它是我的不幸。”

“直到再一次被唤醒,见到熟悉的身影。”

“他们却也不再记得我了。”

【注:兄弟是指大阪夏之阵中烧毁的一把三条家的刀——海老名宗近,是三日月的亲

小伙伴终于把图给我了好开心(๑•̀ㅂ•́)و✧

没上色你们自己脑补_(:з」∠)_



年龄18

身高175

银发紫瞳,衣服黑白

衣服上的花是蓝雪花

特别疼爱自家弟弟

以上√


本丸日常(五)

“啧,我们的运气似乎好过头了。”小狐丸看见对面的检非违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攻略桶狭间之后,我让他们留在这里练级,没想到小狐丸带队进了好几次Boss点。

所以这次运气很不好的遇上了检非违使。

“主上,我觉得我们应该撤退,现在我们不是检非违使的对手。”小狐丸难得严肃起来。

“不,强制撤退很麻烦,你们先过来换刀装,小狐丸,江雪,这两个御守你们戴好。”

“……我知道了。”江雪应声,然后看着有些头大的小狐丸,说了一句。

“主上的性子这段时间我们都清楚了,你让他撤退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战。”

“可是这样就要承担破碎的风险。”

“所以主上让我们换刀装,还把御守给了你和我。”

“主上果然...

© 君未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