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未念

大概是死在手游的咸鱼
沉迷梦100,ichu,18パズル
坑是什么【死目】

†懒得起名字

†粘着系男子的歌词衍生

†反正不是个HE

†谨慎食用

†我很渣

————————————————————

【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诗句 】

【赠送予你已有十五年了】

【至今仍未有回音】

十五年,五千四百七十五天。

每天我都给你送去一份诗篇。

可你却从来没有回复过我。

我想这之中大概是出了什么差错。





【第一年我只是不顾一切的写着】

【每天每天毫不间断的书写】

【执着的舔着邮票】

【要将我的唾液(心)递交给你】

你消失的第一年,我想我是疯狂的。

每一天都在拼命的写着。

希望你会收到我的心意。





【第二年也是不顾一切的写着】

【到了家里火灾也没发现的程度】

【衣服从下方开始烧起】

【注意到时只剩下了衣领】

第二年的某一天,发生了一些事。

没注意到家里起火了。

把自己弄的很是狼狈。

我想如果你在的话,大概又会把我骂一顿吧。





【第三年我总算精于写作】

【就快抵达了文学的领域】

【在mixi当作日记发表后】

【我的my mixi计数就此爆满】

不知不觉过去了两年,到了第三年。

我写的越来越好了。

不知你身在远方有没有看见呢?

这已经成了我的习惯。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第四年我投稿去杂志】

【却发展成了社会问题】

【甚至决定要出版诗集】

【于是我辞去了上班族的工作】

第四年我试着将诗篇投稿了。

意外的人气非常高。

看见那么多人喜欢,我想你也会喜欢的吧。

后来我出了诗集,便辞去了自己的工作。

专心的继续我想要做的。





【第五年我成为了职业诗人】

【特别受到F1层的欢迎】

【但因为我只喜欢你一人】

【所以其他的女孩,看来都像长了羊栖菜的白萝卜】

第五年我将写诗变成了职业。

虽然有很多人喜欢着。

但我所爱着的只有你。

所以其他人在我眼中,都是一个模样。





【第六年我把身体搞坏了】

【而诗篇也已超过了两千篇】

【没有哪里的骨头没有骨折】

【没有哪里的内脏没有损伤】

不知不觉就到了第六年。

我所写下的诗篇已经超过两千。

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太好了。

骨折和内伤痊愈后留下一些后遗症。

不过我还是坚持着,等待着。

 



【第七年我的身体终于康复】

【今天该将你比喻做什么好】

【要说是极限烫衣呢】

【还是复数内积空间呢】

一年时间让我根除了后遗症。

然后我开始每一天思考将你写成什么样子。

反正无论是什么模样,我都喜欢着。





【第八年我依旧没有变化】

【今天该将你比喻做什麼好】

【幕下十六枚的全胜优胜呢】

【还是AMPA型谷胺酸受体呢】

这一年的身体不好不坏。

不过仍然没有见到你。

你到底去了哪里呢?

我思考着,又开始了写作。





【第九年我遭遇了事故】

【似乎狠狠的撞到了头】

【就连自己的名字也忘了的我】

【惟独记得自己喜欢你这件事】

第九年的某一天,我遇到了一场车祸。

似乎是伤到了头,醒来什么也不记得了。

即使我连自己的名字也想不起来。

我也仍记得我爱着一个人。





【第十年也是第十一年也是】

【我的记忆都没有恢复】

【即便如此我还是喜欢着你】

【只想得到你的回复】

空白的过了两年,还是没能恢复。

不知道我是不是在逃避呢?

也许是,也许不是。

但我始终是喜欢你的。

只不过还是没有看见回复而已。





【第十二年也是第十三年也是】

【我的记忆都没有恢复】

【但还是还是好喜欢你】

【除了这份感情我已一无所有】

又过了两年,我在月色下安静的思考。

发现自己除了记得喜欢你,就已经一无所有了。

可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去了哪里呢?





【第十四年我的记忆依旧没有复原】

【每一天都陷入害怕与不安之中】

【好想见你一面】

【好想跟你说句话】

我总是迷茫着。

想不起来过去,却记得你。

“一个人真的好孤单啊……”

我这样轻轻低语着。

想要见你,想要和你说说话。

我想确定我不是一个人活着。





【第十五年我的记忆终于复原了】

【在想起所有事情的时候哭了出来】

【我全都想起来了】

【十五年前你早已去世】

有一天从梦中醒来,我的眼泪早已止不住。

那场梦境让我想起了一切。

“原来你……已经去了我永远无法到达的地方啊……”

心像是被生生撕碎了一样。

眼中的泪水怎么都无法拭去。





【若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诗句】

【堆叠起来的话或许总有一天能传达给你吧】

【于是我每天都将诗篇放入】

【曾经属于你的房间之中】

我更加疯狂的开始写作。

把这些诗篇都放入你的房间。

我相信你还在,相信你会看见的。

我藏起来的情感,总会传达给你的。





【就算你再也看不到】

【我还是灌注爱持续写着,但是】

【虽然我总觉得能够再见到你】

【你却再度消失了】

“三日月……”

恍惚间我听见了你的声音。

我就知道我的坚持是对的。

即使看不到你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你能看见就好了啊。

可是你又突然消失了。

我又一次掉进黑暗之中。





【将对你的爱所编织而成的诗句】

【赠送予你已有十六年了】

【至今仍未有回音】

“没想到已经十六年了,鹤丸,你还好吗?”

我抬头,看向天空。

“你如果看见了的话,能不能给我一句话呢?”

十六年,五千八百四十天。

我仍执着等待着,这不可能到来的回音。


评论(2)
热度(5)
© 君未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