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未念

大概是死在手游的咸鱼
沉迷梦100,ichu,18パズル
坑是什么【死目】

【刀剑乱舞全员向】大家都是有故事的人_(:з」∠)_(3)

玻璃渣出没慎入【大概】【其实我觉得这发并没有什么】

题目和内容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反正历史梗【历史玩不了的我就写故事了_(:з」∠)_】

快把捏他都翻烂的我

我不知道会不会一路虐下去【撒糖是没可能的我试过然而做不到】

这是第三弹(๑•̀ㅂ•́)و✧

能接受请往下看_(:з」∠)_

长曾祢虎彻

“我啊,就算是赝作,也曾浴血而战。”

“不过后来,使用我的人却不在了。”

“然后来到这里,见到虎彻的真品,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说到底,赝品只能作为赝品被埋没。”

蜂须贺虎彻

“作为虎彻家的真品,我真的很讨厌和赝品混为一谈。”

“浦岛是我的弟弟,不过并没有见过几次面。”

“蜂须贺家落寞之后,有些事我也记不清了,到底还是过去了太久。”

“现在的同伴们都是很有趣的人,如果那个赝品不在我觉得这里还是不错的。”

“至于过去,那些事忘记了就别再想了,徒增烦恼而已。”

浦岛虎彻

“虽然我是三兄弟里最小的,但是我可不弱。”

“我的过去和蜂须贺哥哥差不多,没什么起伏。”

“至于大哥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已经分离了很长时间。”

“不过现在的生活很愉快,兄长们都在,没有比这更幸运的事了。”

江雪左文字

“我,讨厌战斗。”

“但是却不得不战,这是作为刀的命运。”

“所以,我选择去保护他们,即使我知道他们也许并不需要。”

“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像刀,那也无妨。”

“我只想做我认为对的事而已。”

宗三左文字

“蔓延在记忆里的大火……烧毁了一切。”

“我不知道我为何没有忘记,如果可以,我不愿记得。”

“我曾经的主人都很可怕,所以我和兄长不一样。”

“杀伐的宿命,血染红了视野,只因刀剑无法违背主命。”

“那种痛苦,我真的受够了……”

“为什么自由于我,是咫尺天涯?”

小夜左文字

“我的过去,不过是个血腥的复仇剧。”

“那两个孩子长大之后,因为我才认出杀害他们父母的凶手。”

“所以我身上沾满了怨恨。”

“或许从一开始,我就是为了复仇而存在的。”

“不过,无所谓了,我没有力量去改变这些,只能顺其自然。”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6)
© 君未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