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未念

大概是死在手游的咸鱼
沉迷梦100,ichu,18パズル
坑是什么【死目】

【刀剑乱舞】circus

脑洞来自b站那个手书
手书主刀我主审
玻璃渣慎入
个人理解,不喜请戳右上角
感觉有哪里不对_(:з」∠)_
结局扯淡
以上↑











“终于打倒了历史修正者,一切都结束了。”一期看着审神者,这么说着。
“是呢,都结束了……”审神者有些欲言又止,察觉到一期带着一些疑惑的目光,对他说:“现世有人想让我带着你们回去,可我不想这样做。”
“为何如此说?”
“离开这里,你们就不再属于我,我就没有办法保护好你们。”停顿了一下,又道:“你们不知道,现世有多么黑暗和残忍。”
“甚至,你们会变成一种‘玩赏物’,即使这样,还是要去吗?”
“没事的,主上,也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一期这样安慰着他,于是审神者没再说什么,只是找了个时间告诉他们这件事,看起来他们似乎并不反对。
“希望这个决定带来的不是灾难……”在离开这个时空之前,审神者自言自语的说。
却没有想到,竟是一语成谶。

到达现世之后,他发现家中有不速之客,那个看起来像是领头人的人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让让身后的人收集散落在地上的刀剑,接着对他说:“你做的不错,这些刀剑就由我们接手了。”
审神者听见这句话,还没回过神来,那些人已经带着刀剑离开了这里,过了好一会,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喉咙里传出悲鸣。
“他们是那么高傲的存在……怎么能变成其他人的观赏物……我果然……不该带他们回来啊……”捂住了双眼,却拦不住眼泪。
当审神者得知开放展览的消息时,捏碎了手中的杯子,他不甘,也愤怒,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明明说好要保护他们的……
他只能悄悄的接近他们,偶尔和他们说几句话,直到有一天鹤丸和他说,他听见将他们带到这里的人像是在商量什么,似乎是与他有关的。
于是审神者找到机会去偷听了那些人的谈话。
“大人,我们要不要将那个人找过来?有些人听说这些刀剑可以化为人形去战斗,可是不远万里前来想要看看呢。”
“这主意不错,不过万一人家不答应怎么办?”
“他不答应的话,我们可以毁掉一些不怎么珍贵的刀剑,逼他答应。”
“好,这件事你去处理,到时候弄个演武场,让他们互相战斗,一定会有很多人来看,到时候说不定可以大赚一笔。”
后面他们说了什么,审神者都没有听见,他有些精神恍惚的离开了展馆,连自己是什么时候回到家的都不知道。
“我该怎么办……”躺在床上,用手遮住眼睛,眼泪却还是一点一点的流出。
如果当初不去问他们而是直接离开的话,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审神者厌恶自己的无能为力,但是为了保护他们,不得不去做那个恶人,当他再一次站在熟悉的身影面前时,眼中只有冷漠。

“安定,清光,今天轮到你们了。”审神者冷漠的说着,没有人看见他被遮住的脸上,满是悲伤。
安定沉默的站起身来,什么都没有说,清光却忍不住拉住审神者,质问他:“你到底将我们当成什么了?!为什么要让我们自相残杀!”
“没有为什么,清光,你要违抗命令吗?”没人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毅力才让自己的声线维持正常,刚才差一点,就要说出去了。
“不……你不是我们的主上……他那么害怕我们受伤,怎么会让我们自相残杀……”
“很遗憾,我就是你们的审神者。”只是不再是以前那个人了……审神者在心中说着,看着沉迷在其中的安定,不禁更加悲伤。

每天都在重复着厮杀,当一期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面。
他看见兼定和堀川刀剑相向,看见安定对着一昧防守的清光毫不留情的出手,看见骨喰和鲶尾如同仇敌一般要斩断对方……
这时耳边有模糊的声音传来,似乎是蜂须贺和长曾祢的。
他转过头去,正好看见蜂须贺将手中的本体,刺进了长曾祢的身体里。
长曾祢脸上是自嘲与无奈的表情,随即变成了一切就要完结的释然……
然后一期看见审神者将长曾祢从上面扯下来,开始为他治疗身上的伤。
“主上……这是怎么回事?”一期有些惊讶,于是问他。
“如你所见。”审神者冷冷的声音传来,一期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是审神者在给长曾祢治疗之后就离开了,并没有回答他。
一期走过去扶起地上的长曾祢,希望从他这里知道点什么。

“咳……你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前段时间主上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让我们彼此之间相互厮杀,蜂须贺和其他几人似乎都已经迷失了。”
“其他人?”
“嗯,狮子王,今剑,岩融,同田贯他们几人看起来都已经失去自我了。”
“还有些人没有参与进来,不过……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
接下来一期听见的无疑是晴天霹雳。
“一期殿,有几个人,已经不在了。”
“怎么会这样……主上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一期有些恍惚,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那个那么爱护他们的主上做的。
长曾祢沉默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一个人知道,也许哪天主上会说出来,可谁知道呢?
有些人甚至永远都等不到答案了。

药研看着面前沉默的一期,没办法出手,于是愤怒的质问他:“你既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安排,为什么不去做些什么来改变它?!”
一期痛苦的闭上双眼,反过来问他:“我也想要做点什么,可是,我能做些什么呢?”
药研愣住了。
谁来告诉他们,要去做些什么,才能改变这一切?

“博多,我们快走,离开这里。”爱染匆忙的拉着博多朝着出口跑去,因为想要活下去,就不得不离开这里。
这时萤丸面带笑容的拦在他们面前。
“想要离开可是不行的。”说着放倒了两人。
正准备带着他们往回走的时候,审神者悄无声息的来到萤丸背后,一个手刀弄晕了他,随后将博多和爱染带出了展馆。
“我只能做这么多了……希望你们可以顺利离开。”他知道当初鹤丸已经逃离了,但是时不时会回来想要带走一些人,如果看见他们两个大概会一起带走吧。
回到展馆内抱起还没醒来的萤丸,朝着休息的地方走去。

“小夜……为什么……?”江雪不敢相信,想要杀死他的人竟然是小夜。
“我……”小夜看着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的本体在仿佛在提醒着他刚才所做的一切。
如果这是一场噩梦就好了。小夜这样想着,然后一点一点的后退。
“我不怪你……咳……小夜……照顾好其他人……”
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江雪,小夜犹如逃跑一般的离开了那里,不敢再回头。
将萤丸送回去之后,审神者走出来就看见这一幕,心中痛苦不已,明明是自己下的命令,却还是无法忍受。
这时江雪已经失去了意识,审神者将自己的力量注入江雪体内,修复着那触目惊心的伤口。
等到伤口愈合后,他将江雪也带了出去,和博多爱染放在一起,想着鹤丸大概很快就会来带走他们,于是转身离开。

返回途中的审神者看见站在那里的一期,心中一惊,猜到他大概是看见了。
“……为什么?”一期看着他,希望能得到一个答案。
为什么要下那种命令,为什么要救他们,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不知道会更好,一期。”审神者这么回答他。“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鹤丸没死,你可以在这等他,告诉他三天后的夜晚带着所有离开的人来展馆。”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到时候你会知道的,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什么事?”
“请在那个时候,杀死我。”
一期震惊的看着审神者,杀了他?
“你没有听错,然后再次醒来的时候,你就会找到答案。”

一期将这件事埋在心底,有些不安。
看见山伏护着重伤的乱,看见大俱利和烛台切疯狂的进攻,听见兼定质问着消沉的清光……忽然觉得,这些事都是那么不真实。
他还看见被放着展览的几人,宗三眼中有着沉重的悲伤,他不知道江雪还活着,但是他希望这一切快点结束,想要和以前一样和睦相处。
厚与前田对着人群拔出了刀,他们憎恶这些人,是他们让曾经熟悉的伙伴变成这个模样。
明石无法丢下萤丸独自离开,拒绝了歌仙的好意。
审神者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没有去阻止。

三天后。
鹤丸带着离开的人回到这里,如果不是一期和他说,他绝对不会干这种自投罗网的事情。
一期也带着那些清醒过来的人来到这里,审神者出来的时候,石切丸和青江的刀都已经出鞘。
长谷部无法忍受他们对审神者如此不敬,尽管他也讨厌现在的审神者,但仍挡在他的面前。
“你叫我们来,是想一网打尽吗?”鹤丸嘲讽的看着审神者。
然而审神者什么都没有说,即使看见三日月、小狐丸、宗三还有莺丸的刀也已出鞘。
他只是看向一期所在的地方。
“为了我们自己,拔刀吧。”一期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于是对众人如此说道。

话音刚落,一期的刀,已经准确的刺进审神者的心脏。
速度之快,连挡在审神者面前的长谷部都没有反应过来。
鲜血滴落在地上,汇聚在一起,有着模糊的光影,越来越亮,所有人都愣住了。
阵法已经成功开启,审神者对一期说道:“快带他们进去!我撑不了多久!”
有些愣神的一期这才反应过来,于是和鹤丸一起将他们一个个的送进去。
审神者咬牙硬撑着,还真是痛啊……渐渐模糊的视线看着他们消失,脸上遮挡的东西也早已脱落,感觉到一期在看着他,勉强扯出一个笑容,问他:“都……离开了吗?”
“嗯,都离开了。”
“还好……你也快走吧……咳咳……时间不多了,一旦阵法关闭,你就回不去了……”
“你想知道的东西……就在那边……”
审神者的声音越来越弱,眼神渐渐涣散,一期知道时间是真的不多了……不再犹豫,转身踏进了阵法之中。


所有人醒来时都发现自己回到了本丸,有一种感觉这些天经历的事都是一场梦的错觉,然而看见其他人脸上的表情就知道那些都是真的。
“一期,这是怎么回事?”鹤丸看着最后一个出来的一期,问他。
一期只是摇头,他也想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忽然他想起审神者说过:“你要的答案,就在那边。”
那边……是指这里吗……
循着记忆,一期来到了审神者的房间,在桌上看见了一封信。
当他看完这封信,才知道他们错的有多离谱。
“你说的没错……这些事他们还是不要知道最好。”
“但你永远是我们的主上。”
走出房间,阳光依旧耀眼,一切一如往常,只是少了一个人,在阳光下行走罢了。

评论
热度(5)
© 君未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