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未念

大概是死在手游的咸鱼
沉迷梦100,ichu,18パズル
坑是什么【死目】

赏花人

*灵感来自太阳阶梯太太的mmd赏花人的设定
*一把刀只有一个付丧神,也就是说如果这个本丸没有那么肯定在对面
*沿用mmd的剧情……感觉这是mmd的文字版
*视频请走b站av4230040
*文笔渣跪着说我就是脑洞被打开了忍不住写你们看看就好
*BGM  花見る人



“三日月,你的眼睛里为什么有月亮呢?”小小的鹤抬头看着比他高出很多的三日月。
“不好看吗?”三日月笑着问他。
“很漂亮。”低头思考了一会,鹤丸这么回答。
三日月只是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上一次见到三日月到底是多久之前的事了?”鹤丸这么问着自己。
来到这个本丸的时候自己是有些惊讶的,意外的见到不少熟悉的人。
可是这其中,没有三日月宗近的存在。
每一次去锻刀房他都是如此的希望看见三日月出现在他眼前,却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直到那一天,烛台切浑身是伤的回来,告诉鹤丸他经历的一切……
鹤丸觉得,这可能就是绝望了吧?

“鹤丸……”烛台切捂着伤口,坐到了他旁边。
“烛台切?你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难对付的对手吗?”鹤丸有些惊讶的看着烛台切身上的伤。
“是啊……很难对付……我根本下不了手……”烛台切苦笑着,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我今天原本一路上还算顺利,也没有遇到检非违使,但是就在我回来的路上,他出现了……”
“他?”
“你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我是被莺丸带大的。”
“记得,不过这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那你记不记得,审神者说过,一把刀只有一个付丧神的事?”
“记得啊……等等,难道说……?!”
“是的……出现在我面前的,就是莺丸,那个从小对我最好的长辈……”烛台切的表情很是悲伤。
“你让我,怎么下的了手?”
鹤丸感觉烛台切仿佛要哭泣一样。
不,不如说,他的心里早已泣不成声吧?
鹤丸像疯了一样跑进锻刀房,他不相信,那个温柔的三日月会变成他的敌人。
可是现实无情的告诉他,他的三日月,不会回来了。

“啊啊……果然是这样吗……”浑身是血的鹤丸半跪在地上,只能用刀鞘来支撑自己。
而他的面前,站着三日月宗近。
不是那个会笑着问他的三日月,是对他举刀相向的三日月。
“要结束了吗……?现在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鹤啊……”低着头,自言自语的鹤丸,没有注意到三日月的动作。

三日月醒来的时候,不记得自己的过去。
只是依稀记得以前的自己应该不是这个样子,但是他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既然想不起来,那就算了。】
这么想着,不再去试图回忆。
直到那天在战场上遇见了纯白的鹤。
【想要得到。】
那时的自己是如此渴望得到他。
【他是我的。】
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一直如此提醒着他。
于是他对他出手了。
在握住鹤丸本体的那一刻,三日月看见了一个小小的鹤,似乎一直存在于他的记忆里。
只是自己忘记了而已。
“原来……你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吗?”
看着因为重伤而失去意识的鹤丸,将自己的本体放回刀鞘,随后抱着他,头也不回离开战场。


——————下面算是个吐槽不看也行——————


【我还记得曾在樱树下翩然起舞的你】
【而如今站在我眼前的是谁?】
【他是你,又不是你】
【就像曾经说过的那样】
【时间铭刻回忆,而我再也见不到你】
【遗忘,比死亡更加痛苦】
【因为我还记得,而你】
【却要与我,举刀相向】

评论
热度(23)
© 君未念 | Powered by LOFTER